王缉思、于铁军、牛可谈《权力优势》:冷战与 - 了特美食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了特美食网

你的位置 : 主页 > 健康养生 > 人群养生 >

王缉思、于铁军、牛可谈《权力优势》:冷战与

来源:了特美食网  05-31/2020
点击:

标准

本文系2019年11月25日,王缉思(北京大学国关学院教授)、于铁军(北京大学国关学院副教授)、牛可(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三位教授在《权力优势:国家安全、杜鲁门与冷战》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经授权,私家历史编辑整理文字稿,以飨读者。

王缉思、于铁军、牛可谈《权力优势》:冷战与

《权力优势:国家安全、杜鲁门与冷战》,[美]梅尔文·P.莱弗勒著,孙建中译,商务印书馆2019年11月出版,938页,158.00元
《权力优势》的“优势”:厚重而令人信服
于铁军:《权力优势:国家安全、杜鲁门与冷战》是商务印书馆的“国际关系史名著译丛”中最新出版的一种。作为丛书编辑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想介绍一下为什么要选这本书来翻译出版。此前丛书出版了加迪斯的《遏制战略:冷战时期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评析》,这也是一本讨论冷战的名著,那为什么还要选莱弗勒的这本书呢?
首先,加迪斯的《遏制战略》对从二战后一直到冷战结束为止的历届美国政府的对苏战略进行了全面考察。而莱弗勒这本书的焦点是杜鲁门政府与冷战,时间范围是从1945年杜鲁门接替去世的罗斯福成为总统之后到1953年1月份他卸任为止,这七年是美国整个冷战体制建章立制、主要对苏大战略形成的关键阶段,尤为重要。
《权力优势》的英文版是1992年出版的,1993年获得美国历史与外交著作最高荣誉奖——班克罗夫特奖。这部书很厚重,英文原著有700余页,中文版有900余页,这是物理意义上的厚重。更重要的是内容上的厚重。该书网罗了当时能够收集到的美国国家安全各个部门的海量的档案材料,尤其是军方的档案,其中有许多是新解密的。在此基础上它把美国这7年的决策过程阐述得非常详细,资料非常扎实。大家看它后面的注释和参考文献,大概就有200页,这是莱弗勒作为一位杰出历史学家的基本盘。
其次,莱弗勒又是一位很有理论框架感、叙述逻辑也很清晰的历史学家,这是比较少见的。历史学家撰述写作时往往注重资料之翔实,但是在要素之间的关系、在阐释的逻辑性上有时并不是那么清晰,也不那么在意。莱弗勒讨论的问题特别庞大,也非常复杂。杜鲁门政府通过一种什么样的战略来实现美国的目标,涉及的领域非常多,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涉及的地域异常广阔,实际上是全球性的;涉及的部门是各个权力部门都有。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把情况讲述得很清楚?这个其实是很有挑战性的。这么多材料,你怎么来驾驭?不太成熟的学者如果面对像大海一样的材料往往会不知道从哪儿下手,下手之后也不能掌握彼此的轻重缓急,很容易就会走偏。而莱弗勒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则显得游刃有余。从大的方面来说,他的观点和论述非常平衡,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是“全面、客观、系统、公允”,而在讨论具体问题时又非常扎实深入,丝丝入扣,900页的书读完以后丝毫没有杂乱的感觉。它的线索很清楚,按照时间顺序,杜鲁门政府的各个国家安全强力部门怎么围绕他所说的三个主题,即“恐惧、权力、战略”这样三个关键词来展开,对美国方面做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阐述和分析。

王缉思、于铁军、牛可谈《权力优势》:冷战与

梅尔文·P.莱弗勒
到现在为止,如果说想了解冷战初期或者杜鲁门时期的冷战史,或者美国外交史,或者战略史,或者国际史,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来说,莱弗勒的这本书都是绕不过去的。相比加迪斯的《遏制战略》,这本书有两个不太一样、或者说更胜一筹的地方。第一,莱弗勒专注于杜鲁门政府这一段,对这一段有更深入、更全面的叙述,把整个决策过程和美国国家安全体制的运行梳理非常清楚,材料很详实。《权力优势》是冷战结束之后出版的关于冷战起源的第一本大书,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第二,我个人的阅读感受是,比起加迪斯,莱弗勒的论述更为公允,评论冷战是谁的责任,是苏联的责任?是美国的责任?还是美苏都有?哪个方面是美国的责任?哪个方面是苏联的责任?这些很难说清楚的问题,被莱弗勒整合到一个历史背景之下,会感觉他阐述得特别有道理:在当时的情况下,不一定哪个方面就是侵略、就要负发起冷战的主要责任,战后美苏两大国在面对复杂、纷乱、动荡的世界时,怎么在恐惧、在对权力追求过程中互相搏弈,莱弗勒把这个复杂多歧、跌宕起伏的故事讲述得特别令人信服、特别给人以启发,这是我们当时印象很深、从而决定选择《权力优势》翻译出版的原因。
美国凭什么赢得了冷战?
王缉思:莱弗勒在中文版序中说到:“实际上,冷战是一场如何组织政治经济和推动社会文化生活现代化的竞赛。西方之所以赢得了对苏联的冷战,不是因为它拥有强大的军事能力或者高超的外交智慧——虽然这些并非无足轻重。而是因为它为自己的人民提供了一种优越的生活方式。”他在最后一段中说“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应当时刻牢记这一点:他们不应当被拖进大国竞争的陷阱之中,因为这将把它们的注意力和资源从最重要的事情上转移开来。”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它们本国国内体制和生活方式的生存能力。”
我在很多年以前就注意到莱弗勒的这个观点,他在其他地方也提到过这个观点,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许多人研究冷战时往往研究苏联是怎么失败的,或者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如何把苏联拖垮了等等,而不是莱弗勒的视角。
受莱弗勒的启发之后,我就去研究冷战期间美国国内发生了什么变化,使它能够保持活力,而且最终对苏联不战而胜。我在这里说美国国内发生变化,是想说冷战给美国带来了什么变化,而不是脱离冷战去讲美国的变化。
我写过一篇文章,时间范围已经超越这本书所说的杜鲁门政府那段时间。大意是这个样子:在40多年冷战时间里,美国同苏联对抗,使反共成为不可质疑的政治正确性。美国怎么反共?它把苏联抹黑,然后说自由民主占上风。这本书用不长的篇幅论述了麦卡锡主义。我们现在国内又重新谈麦卡锡主义。但是我做了一点研究,发现麦卡锡主义没多大了不起。一种观点说它涉及400多万人,另一个说法是600多万人,很多联邦雇员都受到调查。那么最后处理了多少人呢?一个说法是300多人,另一个说法是500人。就算是400人,在1948—1958年的10年里,平均一年受到打击的不到40个人。在美国因麦卡锡主义而丢饭碗或者饭碗受到威胁的,实在是太小的一个数字。所以麦卡锡主义没有多大影响力,美国也没有因为麦卡锡主义受到多大损失。这个数字很值得注意,麦卡锡主义没有我们想象的给美国造成那么大伤害,它没有造成太多冤假错案。包括激进左派在内,各个政治派别在反苏反共方面形成了共识,巩固了以西方的自由民主为核心价值的意识形态。
我在研究中美关系时发现,被美国人说成最亲共的人是马丁·路德·金。但他被关押在监狱中时,听说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实行严苛的宗教政策,表示如果他在那些国家生活,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进行斗争。也就是说,他也一样地反苏反共,他反苏反共主要是由宗教因素造成的。如果左派都是这样的话,右派的意识形态就更不用说了。这是美国在意识形态方面受到的冲击和反应。
第二,社会文化方面。这本书没有提到太多这方面,因为它主要不是讲国内政治的,但我要提美国的国内政治,那就是黑人受到迫害。冷战初期很多国家的人跑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住不上宾馆,因为宾馆的标示牌上写着“不接待有色人种”。然后全世界都骂美国,说美国这样一个自称民主自由的国家,黑人受到迫害,到美国都住不上旅馆。后来美国的领导人都说这太不像话了。所以这就在一个方面促成了美国对黑人政策的变化,消除种族歧视,这跟冷战是挂得上钩的,然后美国就向种族平等迈出重大步伐,从而加强了社会凝聚力。

打印

网友评论

大家都在看

热门食材

专题推荐

热门推荐

  • 崔智友挺孕肚客串《爱的迫降》 身材纤瘦依旧女神

    崔智友挺孕肚客串

    2月8日晚,玄彬和孙艺珍主演的《爱的迫降》播出第13集,韩国一线女星崔智友惊喜客串,饰演

  • 河南通报幼师发亲吻男童视频事件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河南通报幼师发亲

    河南通报幼师发亲吻男童视频事件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据此前媒体报道,近日,一女幼师

  • 《战狼》编剧批陈建斌新剧是烂片,豆瓣评分仅3.8,这是怎么回事?

    《战狼》编剧批陈

    近日,知名《战狼》编剧发微博开喷《爱我就别想太多》是烂片,直言这剧编剧三观不正,而

热门食谱

推荐图片